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共服务 > 便民服务 > 陶瓷展销 > 收藏信息
 
枫溪工艺瓷

异彩纷呈说枫瓷 -- 枫溪工艺瓷泛谈


综观瓷坛,瓷器从使用功能上看,可分日用瓷、艺术瓷、建筑、卫生瓷和特种用瓷等门类;从装饰工艺上看,又有釉下、釉上、釉中、色釉彩和综合装饰等形式,而釉下、釉上又各有多种装饰手段。
    工艺瓷主要以观赏为主,故在当地又称美术陈设瓷。枫溪工艺瓷主要分人物、动物、通花瓷花和花瓶彩绘四大类,前三者的工艺水平主要体现“塑”与“雕”上,而后者主要体现在造型的整体设计与彩绘上。枫溪在工艺美术瓷方面,可谓群星璀璨,异彩纷呈。现分述之。


人物瓷塑 光彩照人

枫溪的人物瓷塑大体有几个方面的内容:一是释道人物;二是仕女儿童;三是历史人物和传统戏曲故事;四是带吉祥寓意的人物;五是现代人物及其它有生活情趣的小品等。五十年代中期以前,多带古代民间雕塑风格和明代以来潮州泥塑特点,敢于夸张,巧于构思,主题突出,人物丰腴,强调动作、神态,概括凝练,又富于装饰意味。由于瓷胎质地细腻,釉料洁白晶莹,特别适应表现一些阴柔之美的形象,这里的妇女儿童题材的作品,秀美清丽。在陶瓷界上极具特色而为人称道,不少优秀作品成为藏家追求之物。

    从1954年起,随着枫溪陶瓷知名度的提高,一批美术团体、大专院校师生先后来此实习和创作,本地也输送一批艺人进院校进修,一批受到严格美术训练的青年人分配来此工作,加之随后建于本地的省陶瓷研究所和陶瓷学校的艺术研究和人才培养,“学院派”等不同风格流派随之引入枫溪,对当地陶瓷美术风格的多样化起着很大的推动作用。

    五十年代末,林鸿禧雕塑、郑才守彩绘的《五十贯》,正是利用传统的手法,吸收潮州民间艺术,特别是泥塑表现技巧的成功之作,该作品1959年获全国工艺美术评比一等奖,对提高枫溪陶瓷的知名度及艺人的创作积极性,都有很大的推动作用。至1977年,这里已有20多件作品在省级以上评比中获奖。

    随着人们创作思想的解放,这里的人物瓷塑开始出现蓬勃向上、异彩纷呈的新局面。陈钟鸣、林鸿禧、郑才守、王龙才、佘纲旭、吴承华等中老年工艺师,都有一批佳作问世。此中,全国工艺大师陈钟鸣的《清泉》、《抒幽情》、《红楼十二钗》、《绣》等作品,先后获全国评比一等奖。他是改革开放后把枫溪瓷塑人物推到一个新的高峰的代表人物。陈钟鸣的成就,正是他根据本地陶瓷的材质特点,找准了表现题材和内容的结果,只有材质、内容和作者个人素质(审美追求和表现手法等)的有机结合。才能使这泥与火的艺术放射出耀眼的光芒。而青年工艺师中,吴维潮、丁培强、郑奕林、吴映钊、吴维荣、陈震等,都先后有一批力作问世,其中不少人还涉足陶艺,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吴维潮的《八仙过海》、《花妹》、《金秋序曲》、《义重如山》等作品,分别在全国、省和首届景德镇国际陶瓷精品展中获奖,他成为当地新一代艺人的佼佼者。此期间,还有大型瓷塑壁画《八仙过海》(吴维鸿、佘纲旭、吴承华、吴为胜作)与《和平桥》(佘纲旭作)问世并分别镶于泰国、新加坡有关社团的建筑之中,他们开了枫溪后来大型瓷塑壁画之先河。

    不同内容风格和流派的作品,装点着枫溪瓷坛。雕、捏、刻、贴、寄花、镂空、色泥、堆雕金,及各种彩绘手法交互作用,各出奇招。一时间,佳作叠现,名家辈出,云蒸霞蔚。


通花陶瓷 艺坛独步


据考古发现,超越了器物的实用范围和表层刻画的表现手法(装饰技艺),通体镂空的陶器,早在新石器时代的大汶口文化时期就已出现,这证明了先民们审美自觉的飞跃。龙山文化时期也出现黑陶镂孔高脚杯,此后,镂空陶瓷器间或出现,最大宗使用的可以说是薰炉一类实用器物,最为人称道的为乾隆时期镂空转心瓷瓶。然而,真正把镂空技艺发展得如此广泛采用,洋洋大观而成一个地方特色产品的,还是枫溪。

    枫溪的通花瓷和瓷花技艺,在瓷坛可谓一枝独秀,饮誉海内外。

    早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通体镂空的瓷器就在枫溪创作出来且有小批量生产,当时产品手拉坯后全由人工描纹、雕镂,产品也为较小件的媒筒、笔筒、小花瓶等。真正大批量生产,却是在五十年代中期改进了成型工艺后才得以实现。它的纹样也广泛地吸收了我国古代青铜、玉雕等的特色,但更多的是从潮州的抽纱品种之一 -- 通花中获益,因此也取了同样的名字:“通花”。其实,这种娟美精致、玲珑剔透的艺术品,也有多种。从形式上,有通体镂空、也有寄贴立体花卉、浮雕人物、有开光面(俗称“留窗肚”)施以彩绘,有外空内实可以养花等,从单层、双层直至五层,有的还可配置现代电声设备,多层转动或播送音乐;从个头看,最小的仅7、8厘米,大者高达1.8米;在造型上更是千姿百态,目前有多少纹样、品种、实以难胜数。至于瓷花,明代“潮州窑”产品就有精美的寄贴立体瓷花的花瓶(现藏潮州市博物馆),只可惜至清代,这类产品的生产曾中断、失传,其时之瓷塑花卉,多作为人物瓷的点缀而存在。整盆瓷花的制作,则是1957年工艺师吴庆创作的第一盆瓷菊花后的事。之后,经过艺人的努力,特别是王龙才等人的着意探求,使这一纯由手工制作的技艺大放异彩,形成枫溪陶瓷一大特色产品。王龙才经十三次的试验,还研制出一种下水不沉,轻如纸屑的瓷梅花、桃花瓣,制作的梅、桃盆景,被视为一时绝技。

    1978年后,枫溪的通花瓷花取得突破性的进展,三层《友谊》通花瓶因邓小平同志作为国礼瓷带赠朝鲜金日成主席而引起轰动后(后来朝鲜还以此出版了纪念邮票),大型三层《春色》、《双蝠》瓷花篮(均王龙才作)相继面世,前者陈放于人民大会堂广东厅,后者曾多次出国展览,大型三层通雕瓷花篮(叶竹青作)烧制成功后,也曾在新加坡等地的展览中引起轰动。还有《松鹤》、《白玉》、《玉珮》(王龙才作)、《蟹形》(周文光作)、《水仙》(叶竹青、周文光作)等通花瓶名作,高1.8米,五层《琼囊》通花瓶(王龙才作)目前仍为瓷坛最高、层次最多的通花瓶,王龙才还设计制作了《水仙》等一批盆景。《白玉》通花瓶多次在国内评比中获一等奖,以它们为系列的一组(五件)通花瓶在保加利亚普罗夫特夫国际展览中获金奖。广东工艺大师王龙才成了将枫溪通花瓷花推向极致的代表人物。

    枫溪还曾为越南及国内一些瓷区培养通花瓷花人才,也影响了一些陶瓷产区的瓷花和微雕盆景的创作。中央电视台《神州风采》栏目曾以较大篇幅报道过这一独特技艺及名作。


变形动物 神韵独具


动物瓷塑在枫溪也有多年的生产历史,主要是具象写实的响鸟、马、牛、羊、虎、鱼等为主,还有鸳鸯、老鹰等飞禽,猪形瓷塑多做储钱罐(“钱窟”),受当地民间泥塑影响较浓,其起始年代已难考。不过,宋代笔架山窑已出土大批的狗、马等动物瓷塑,或可说明其历史传承。从前枫溪的瓷马已很有名,但其它动物多作为玩具或小摆设。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后的《奔马座》、《白马金鞍》、《八骏》等至今已很难见到。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和文化素养的提高,经艺人们的努力,动物瓷塑得到新的飞跃。有专供陈设欣赏的艺术品,也有儿童小玩具;有案头使用的台灯、笔筒、花插,也有作日用品点缀的烟缸、牙签筒......这些作品有的只有姆指大小,有的高达三几尺。表现手法有写实、有变形夸张,甚至现代派艺术的。六十年代出现专门生产的厂家,即现在的美术二厂,后来又扩展到其它集体和乡镇瓷厂,现在已有多家私营企业也专门从事此项生产,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动物世界”。无论海内外、热带冰川、东西南北、天上地下的飞禽走兽,连传说中的珍禽瑞兽也应有尽有,“和睦相处”。艺术家们以丰富的想象力塑造了它们,甚至将它们人格化:狐狸变得聪明可亲,小兔子灵活跃嬉,连威猛的老虎、狮子、也显得可爱异常。生动表现人对自然界动物的再认识与和谐关系。这类作品尤以变形动物最为人称道。

    变形动物成为动物的瓷塑的主导,始于上一世纪七十年代。最先从这方面取得成就的是工艺师吴德立。尔后,卢茂昭、丁培强、佘桂炎、吴映钊等,都有一批佳作问世。枫溪瓷塑变形动物的主要艺术特点有:一是抓住最能表现对象的主要特点,加以大胆变形夸张,或曲意拉长、或故作压缩,从而突出其最能表现原有形象和性格特点的部位。删繁就简,造型上追求单一、纯真,强调线条的简炼流畅;二是将艺术品作为人的感情载体,发挥丰富的想象力,将动物“人格化”,达到拟人的艺术效果;三是调动各种装饰手段,区别不同形象,作不同的装饰。有的同一题材,同一造型的作品,通过不同的装饰,达到各自不同的艺术效果,以适合各种不同文化层次人们的审美要求。手法上有釉下装饰的刻、划、色泥,点彩,也有釉上装饰的彩、喷、刷(花),除白、青白等基本釉外,还有其它单颜色釉(黄、黑、酱褐等)和花釉,视不同情况,或单独使用,或多种方式一齐运用作综合装饰。将无光釉用于动物瓷塑,有时也达到了更沉稳,典雅的艺术效果。
    这方面的代表作品有:《双鹤》、《鹿》、《双猫》(吴德立作)、《狐狸》、《燕子》(卢茂昭作)、《双雁》、《甜》(丁培强作)、《嬉》、《亲亲》(吴映钊作)、《奔马》(佘桂炎作)等。近几年,丁培强还用新的材料和装饰手法,创作了一批动物如《海狮》、《豹》等,使人耳目一新。这些可爱的小生灵,不但成为学者、作家、艺术家的案头珍品,有的还作为国家礼品赠送外宾,每年都有较大批量的国内外订货。


花瓶彩绘 推陈出新


就目前出土文物看,潮州彩瓷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唐代。枫溪彩瓷正是承此而发展。这里的彩瓷业向以风格多样著名。釉下彩有五彩、青花等。釉上彩有古彩、粉彩、新彩、堆雕金等,也有少数品种引入广彩形式,还有兼有釉上釉下彩绘的斗彩。釉下彩如意笔中国画,举凡人物、花鸟、山水,简约概括,逸笔草草,生动传神;釉上彩由于在成瓷的釉面上所为,可以仔细描划,加之颜料较丰富,可写意、可兼工带写,更多的是作工笔彩绘,工整细腻,色彩富丽。经历代艺人的努力,终于形成有别于其它瓷区而为陶瓷界称道的“潮彩”风格。

    70年代,叶竹青研制并引入色泥(本地称化妆土)装饰和釉上堆金法。此后不少花瓶挂盘,色泥装饰、釉上堆金、堆彩等数法并施,彩瓷技艺日臻完善和多样化,彩瓷厂家也如雨后春笋,一片繁荣景象。优秀作品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其中,老工艺师郑才守的中国画墨竹风格沉雕刻花影青大瓷瓶、青花《水泊一零八将图》瓶;叶竹青的花鸟挂盘、瓷板、花瓶彩绘精细,一翎一卉,刻意描画,主要作品有《孔雀牡丹》、《白头玉兰》、《百鸟朝凤》等;郑铁民揉合减笔画、刻划留纹、纹片釉于一体的一批人物挂盘;吴维松的青绿山水彩绘的作品、丁宝成的梅雀瓶、蔡序峰的仿古山水彩绘大花瓶大挂盘,也都各具风格。吴维鸿承明清人物画风格而彩绘的花瓶,以及他后来研制的釉上花釉,施以彩绘,别具一种意味。他的《四爱》挂盘,为枫溪彩瓷最早在全国评比中获奖的作品。女工艺师吴淑云近几年的一批工笔花鸟挂盘和花瓶,极具崭新气象而获名家好评。不少青年作者,将极富装饰意味的花卉人物用于花瓶彩绘上,又使这里的彩绘风格别开生面。雕瓷、漆瓷等新形式也成了特色产品。前进村最高可达3.8米的大花瓶一次注浆、一次烧成的技艺,为彩瓷艺术家提供了驰骋的新天地。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一批民营企业家了参与了创作的策划,由他们创意、投资和组织艺人创作的一批作品,也同样让人刮目相看。其中有:大型瓷塑壁画《清明上河图》(江南陶瓷有限公司,载入吉尼斯记录)、直径2.5米的大型山水挂盘(全福瓷厂)、大型瓷版画《五百罗汉图》(八珍楼)和大型瓷塑壁画《五百罗汉》等。


   根据不完全统计,枫溪美术陈设瓷共有花式品种2万多,远销全世界16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中国最大工艺瓷生产和出口基地,为我们这个瓷的母国争得荣光,创造财富。 


 
 
 
 
[打印] [保存] [返回顶端]